主导航

写不完的故事

2017-06-18
作者: 顾皑文
分类:

以下为我自己的写不完的故事。我每几天打算再补充一点。目标是练习生词,但同时要保持故事的感觉,不许瞎造句!

这条鹅卵石铺砌坑坑洼洼的巷上商店不少。因为离海边很近,所以波涛汹涌的时候景色烟雾朦胧,胡桃树摇曳,震耳欲聋的波涛声音使得在外面交流不方便。即使如此,总是人群熙攘。路蜿蜒曲折,所以一般很拥挤。有一次杀人案件发生后人们如潮水般汹涌澎湃涌向海边跑去,避开滥杀无辜犯罪人。

昨天看到了一家卖动物的小商店,但是卖的动物都很奇怪,譬如有一个很小的鬣狗呢、好几百黝黑的甲虫和一些很小的獾!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鬣狗!总咧着嘴笑的奓着头发的店长也很奇怪,他胸口还有戳伤的疤痕,他每几秒钟还会抿一口酒,他怎么毫无醉意我不晓得!他还没牙瘪嘴儿,显得十分可怕。商店里面邋邋遢遢污秽不堪,里面的几盏灯灯光一直摇曳,该修一修了!门口的脚垫好像被血染了。商店里面虫蛀的一个沙发旁边还有另一个撅着尾巴的鬣狗在咆哮。总之,第一次来这里的游客非发憷不可。

那个商店前面还有一条黝黑的拱道,其最高处镌刻着某种奇怪的词。隔壁的商店早已坍塌,据说是地震造成的,但据谣言是由某种超自然的势力造成的,实际上这只是耸人听闻的谣言而已。

昨天还看到了一只猫头鹰用其那棕色的喙敲击着旁边另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似乎想得到里面的某个东西。里面展示的只有一个琥珀做的炉箅、一个锡镴的坩埚、一个蔬菜篓、一个里面有蜷缩成一团的刺猬的囊和一个里面有鳗鱼眼珠的釜。这家商店的店长却彪形大汉赳赳武夫,说话沙哑,还明显有一把枪揣着在他口袋里面。商店里面有很多炉箅,都摞到屋顶了。我路过时看到他向痰盂里吐出唾沫。

今天这个地方仍然怪怪的。卖动物的那家商店好像关了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那商店的橱窗前有骑着红色马鬣的一匹马的一个男人笑容可掬。他向我斜瞟了一眼,然后开始吃腊肉了不理我了。我很纳闷儿,继续看着他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他又瞟了我一眼,腊肉吞掉了后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只扔活着的蟾蜍,径直一口而食之。他后来叼着半凸出嘴的蟾蜍腿骨盯着我了。使得我不寒而栗。“神经病”我转身而大声喊道,往书店走去了。

途中看到了一个头上裹着毛巾的老太太一手擤着鼻涕一手紧揪着一条扫帚,似乎准备用它打人,往反向颤巍巍地走着。头上裹着的毛巾红得似乎湿透了血,仍在淌血。她突然看到了马路上的一只癞蛤蟆,就往它跑去,追了一会儿才终于成功用扫帚打了它两下,癞蛤蟆不动了老太太就用脚踩了它。她看到了被踩扁平的癞蛤蟆之后就开始大笑,唧唧嘎嘎的尖细刺耳声音骇人听闻。刚才吃蟾蜍的那个人却生了气,下了马往那老太太走去,骂了几句话后,老太太拿了现在被血湿透的毛巾扔到那个人的脸上。那个男的一时糊涂,没看见老太太逃走。现在脸和衣服给血湿透的男人拾起地上踩扁平的癞蛤蟆,直接开始吃它,吃完了后才从灯笼裤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拭去脸庞上的血,后来他回到他的那红色马鬣的马旁边,把它的缰绳勒一勒才骑马走去。

感觉想呕吐,所以我急忙往盥洗室去但是途中又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了。是一个少年坐在一个四腿凳上拿着一个琥珀的坩埚,用勺子搅一搅里面的一个翡翠色的液体,我好奇极了,问他那个液体是什么,他回答说是吃了蟾蜍和癞蛤蟆那个家伙昨天所呕吐的。我鉴定不会在这里呕吐也不会晕倒,反而继续问下去:

“为什么要把那个家伙的呕吐放在坩埚搅?”

他不仰头看我而回答:“里面还有蜥蜴、猕猴、鲶鱼和巨蟒的脾脏,还有鱼鳞、蝎毒和骸骨。在做药呢。”

“这样还能做药吗?”

“当然可以”他一字一字地说。

“这个药还能治什么?”

“不知道。”

他站起来了,慢慢走到一个破房子,开始砸门,当没人开门时,他就开始撬门了。我决定还是不理他为好。我往反向迈几步,有人开始戳戳我的背后,我立刻转身,又是那个少年。但他这次好像嘴里衔着较大的一个东西盯着我。我正要开口顷刻之间他吐出嘴里的东西,居然是脾脏!遭瘟的男孩,真令人悚然!我又转身快快地远离他。我远处看到了一个酒幌,还是往那边去看看酒是不是真的。这家酒吧外面有一个好像正在以公然吃癞头鼋来逞威风,他后面几个人一直撺掇他。我看这边好像有蹄印,但不是癞头鼋的,而看起来是犀牛的。鹅卵石还会有蹄印啊,岂有此理!?